• <td id="0igkg"></td><menu id="0igkg"><table id="0igkg"></table></menu>
  • <xmp id="0igkg"><table id="0igkg"></table>
  • <bdo id="0igkg"></bdo>
  • 武汉:八旬老人向南京捐款2万元替父“还”债

    A-   A+
    发表时间:2022年09月21日    来源:湖北文明网

    父亲生前曾欠一位南京人20元 偿还的念头萦绕他心间60年

    杜爹爹在办理汇款手续

     

    1957年杜平江的全家福(左四杜平江,右二父亲杜有治) 当事人供图

      60年前其父曾向一位南京人借款20元未还,19日,武汉80岁的杜平江老人向南京市社会儿童福利院捐款2万元,了却心愿。 

      60年前,杜平江的父亲曾向一位南京人借了20元钱。当那位南京人见到杜平江的母亲时,得知杜平江的父亲已经去世,看到孤儿寡母的情况后,南京人二话不说就走了,没有留下姓名和联系方式。2022年9月19日,80岁的杜爹爹对极目新闻记者说:“父债子还,天经地义。当时我听到母亲讲了这件事后,我说无论如何这钱一定要还。”

      9月19日,杜爹爹和老伴吕世桂向极目新闻求助,希望记者帮杜爹爹完成跨越60年的心愿。那位恩人是谁已经无法考证,杜爹爹说,希望通过极目新闻把自己积攒的2万元钱捐献给南京市福利机构,兑现当初许下的诺言。

      随后,在极目新闻记者的联系和陪同下,杜爹爹和老伴来到邮局,给南京市社会儿童福利院汇款2万元。

      南京人见他家孤儿寡母“转身就走了”

      9月19日上午,当极目新闻记者见到杜平江和吕世桂夫妇时,他俩正在报社的接待室焦急地等待。一双布鞋,手里拎着一个布袋子,消瘦的身体佝偻着,这是杜平江老人给记者的第一印象。见到记者,老人显得有些激动,紧紧握住记者的手说:“我希望你们帮我完成一个跨越60年的心愿。”他颤巍巍地从布袋里掏出整整2万元现金。

      杜爹爹今年80岁,住在武汉市武昌区。老人的这桩心愿,要从60年前说起。

      1962年,当时的杜爹爹只有20岁,刚刚参加工作不到一年。父亲杜有治生前是一名行商,经常辗转于武汉、南京、上海等地进货售卖小商品。那一年,父亲因患甲状腺癌去世,这对于杜爹爹一家来说犹如大厦倾覆。“我们家孩子多,当时父亲走的时候我大妹不到13岁,最小的弟弟才6岁,母亲没有工作,一家6口人的生活全靠我每个月32.5元的工资维持。”日子虽难,但作为家中老大,杜爹爹只有拼命工作,供弟弟妹妹们生活。

      父亲去世后不久,杜爹爹有一天下班回家,母亲告诉他,有一个自称是南京的人来过家里,说是和杜爹爹父亲做生意时认识的朋友,父亲此前曾找他借过20元钱。当他得知杜爹爹父亲去世,看到家里孤儿寡母的情况后,深表同情,二话不说转身就走了,没有留下姓名和联系方式。“听到母亲讲了这件事后,我表示无论如何这钱一定要还!”

      “人家不讨要,并不意味着我们就不用还了。”这是母亲当年说的话,杜爹爹一直谨记心中。

      这些年,杜爹爹一直有记日记的习惯。采访中,杜爹爹向记者展示自己的日记本,已经泛黄的日记本里密密麻麻记录着杜爹爹这些年的生活。记者翻开日记本看到,1963年4月28日这天,清晰地记录着当年刚20岁出头的杜爹爹所写下的话:我想,这钱我一定会还给你的!

      那个年代,20元钱,对于杜爹爹一家来说是一笔巨款,他向记者介绍,当时家里靠政府每月发放的救济金生活,确实没有钱偿还。生活的重担也压在他身上,日子过得十分拮据,尽管他一直记着那笔债务,却始终力不从心。

      几十年过去了,杜爹爹的弟弟妹妹各自成家立业,2007年,母亲也因病去世,而忙碌了一辈子的杜爹爹也终于闲了下来。每当他翻看从前的日记,想得最多的就是怎么去还这笔钱。这个心结也让杜爹爹经常在夜里辗转反侧。

      杜爹爹说,他曾经多次尝试寻找当年借钱救济他家的那位好心人,可手头的线索实在少得可怜。杜爹爹说,当年他们全家住在汉口中山大道永康里42号,但是时过境迁,老屋早已拆掉了,“我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只知道他是南京人。”而只有这么一个线索,要想找到当年的恩人,几乎是不可能的。

      60年来替父还钱的心愿一直没有放下

      采访中,杜爹爹向记者展示了当年父亲留下的遗物。这是一把老式的剃须刀,虽然已经过去了60多年,但仍锃光瓦亮,虽然后来儿子也给杜爹爹买过很多款新式剃须刀,但是杜爹爹一直只使用这把剃须刀。父亲留下的剃须刀成为杜爹爹最珍贵的物品,“每当用起这把剃须刀的时候,我就想起父亲,就记起他生前告诫我和弟妹的话,做人一定要诚信。”

      “父债子还,天经地义。”杜爹爹告诉记者,当他把还钱的想法告诉老伴吕世桂后,得到了老伴的大力支持。

      “老杜这个人一辈子都是个热心肠,人也诚实、可靠,平时自己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吕婆婆告诉记者,这些年,还钱这件事成为杜爹爹的心结,她经常半夜睡醒听见杜爹爹在叹气,“我懂他,这就是他这么多年没有完成的一个心愿,希望你们能帮助他。”

      吕婆婆告诉记者,杜爹爹平时生活十分节俭,不抽烟,不喝酒,把省吃俭用的钱攒下来回馈社会,前几年还多次捐款给偏远山区的孩子们念书。这几年,杜爹爹也念叨过要去南京找恩人,但是腿脚出现问题,走路不方便,加上年岁已高,亲自前往南京就成为不太可能实现的目标。

      杜爹爹表示,由于恩人当年没有留下姓名和联系方式,尽管可能找不到那位南京恩人,但是希望通过极目新闻把自己攒下的2万元钱捐献给南京市福利机构,让这笔钱发挥更大的作用,也算是兑现他当初许下的诺言。

      将积攒的2万元捐给南京市社会儿童福利院

      受杜爹爹委托,9月19日,极目新闻记者联系上南京市社会儿童福利院,表明了杜爹爹的心愿。当日下午,在极目新闻记者的陪同下,杜爹爹和吕婆婆来到离家不远的中国邮政储蓄银行网点办理转账手续。

      “我终于做到了,了却了一桩心事,谢谢你们!”在银行柜台前签完名字后,杜爹爹突然有些哽咽,却又如释重负。

      南京市社会儿童福利院方面表示,十分感谢杜爹爹的善举,杜爹爹的捐款将用于救助福利院的孩子们,使用过程会公开透明,请杜爹爹放心。

      采访中,杜爹爹向记者表示,如果当年的那位恩人或者恩人的子女看到报道,希望他们能与自己联系,自己想就当年的恩情当面向他们一家表达感谢。

      人无信而不立,小信成则大信立。60年前的借款现在终于算“还”上了,对于杜爹爹来说,终于可以睡上一个好觉了。

      杜爹爹表示,他人的恩情他会一直记在心中,“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别人帮助过我,我也要回馈社会。”(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记者 林楚晗 张杰妮 摄影: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记者 邹斌)

    责任编辑:李欢

    湖北省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技术支持:荆楚网
    投稿邮箱:hbwmwxxbs@vip.163.com    鄂ICP备18025215号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4607号

    武汉:八旬老人向南京捐款2万元替父“还”债

    发表时间:2022-09-21 来源:湖北文明网

    父亲生前曾欠一位南京人20元 偿还的念头萦绕他心间60年

    杜爹爹在办理汇款手续

     

    1957年杜平江的全家福(左四杜平江,右二父亲杜有治) 当事人供图

      60年前其父曾向一位南京人借款20元未还,19日,武汉80岁的杜平江老人向南京市社会儿童福利院捐款2万元,了却心愿。 

      60年前,杜平江的父亲曾向一位南京人借了20元钱。当那位南京人见到杜平江的母亲时,得知杜平江的父亲已经去世,看到孤儿寡母的情况后,南京人二话不说就走了,没有留下姓名和联系方式。2022年9月19日,80岁的杜爹爹对极目新闻记者说:“父债子还,天经地义。当时我听到母亲讲了这件事后,我说无论如何这钱一定要还。”

      9月19日,杜爹爹和老伴吕世桂向极目新闻求助,希望记者帮杜爹爹完成跨越60年的心愿。那位恩人是谁已经无法考证,杜爹爹说,希望通过极目新闻把自己积攒的2万元钱捐献给南京市福利机构,兑现当初许下的诺言。

      随后,在极目新闻记者的联系和陪同下,杜爹爹和老伴来到邮局,给南京市社会儿童福利院汇款2万元。

      南京人见他家孤儿寡母“转身就走了”

      9月19日上午,当极目新闻记者见到杜平江和吕世桂夫妇时,他俩正在报社的接待室焦急地等待。一双布鞋,手里拎着一个布袋子,消瘦的身体佝偻着,这是杜平江老人给记者的第一印象。见到记者,老人显得有些激动,紧紧握住记者的手说:“我希望你们帮我完成一个跨越60年的心愿。”他颤巍巍地从布袋里掏出整整2万元现金。

      杜爹爹今年80岁,住在武汉市武昌区。老人的这桩心愿,要从60年前说起。

      1962年,当时的杜爹爹只有20岁,刚刚参加工作不到一年。父亲杜有治生前是一名行商,经常辗转于武汉、南京、上海等地进货售卖小商品。那一年,父亲因患甲状腺癌去世,这对于杜爹爹一家来说犹如大厦倾覆。“我们家孩子多,当时父亲走的时候我大妹不到13岁,最小的弟弟才6岁,母亲没有工作,一家6口人的生活全靠我每个月32.5元的工资维持。”日子虽难,但作为家中老大,杜爹爹只有拼命工作,供弟弟妹妹们生活。

      父亲去世后不久,杜爹爹有一天下班回家,母亲告诉他,有一个自称是南京的人来过家里,说是和杜爹爹父亲做生意时认识的朋友,父亲此前曾找他借过20元钱。当他得知杜爹爹父亲去世,看到家里孤儿寡母的情况后,深表同情,二话不说转身就走了,没有留下姓名和联系方式。“听到母亲讲了这件事后,我表示无论如何这钱一定要还!”

      “人家不讨要,并不意味着我们就不用还了。”这是母亲当年说的话,杜爹爹一直谨记心中。

      这些年,杜爹爹一直有记日记的习惯。采访中,杜爹爹向记者展示自己的日记本,已经泛黄的日记本里密密麻麻记录着杜爹爹这些年的生活。记者翻开日记本看到,1963年4月28日这天,清晰地记录着当年刚20岁出头的杜爹爹所写下的话:我想,这钱我一定会还给你的!

      那个年代,20元钱,对于杜爹爹一家来说是一笔巨款,他向记者介绍,当时家里靠政府每月发放的救济金生活,确实没有钱偿还。生活的重担也压在他身上,日子过得十分拮据,尽管他一直记着那笔债务,却始终力不从心。

      几十年过去了,杜爹爹的弟弟妹妹各自成家立业,2007年,母亲也因病去世,而忙碌了一辈子的杜爹爹也终于闲了下来。每当他翻看从前的日记,想得最多的就是怎么去还这笔钱。这个心结也让杜爹爹经常在夜里辗转反侧。

      杜爹爹说,他曾经多次尝试寻找当年借钱救济他家的那位好心人,可手头的线索实在少得可怜。杜爹爹说,当年他们全家住在汉口中山大道永康里42号,但是时过境迁,老屋早已拆掉了,“我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只知道他是南京人。”而只有这么一个线索,要想找到当年的恩人,几乎是不可能的。

      60年来替父还钱的心愿一直没有放下

      采访中,杜爹爹向记者展示了当年父亲留下的遗物。这是一把老式的剃须刀,虽然已经过去了60多年,但仍锃光瓦亮,虽然后来儿子也给杜爹爹买过很多款新式剃须刀,但是杜爹爹一直只使用这把剃须刀。父亲留下的剃须刀成为杜爹爹最珍贵的物品,“每当用起这把剃须刀的时候,我就想起父亲,就记起他生前告诫我和弟妹的话,做人一定要诚信。”

      “父债子还,天经地义。”杜爹爹告诉记者,当他把还钱的想法告诉老伴吕世桂后,得到了老伴的大力支持。

      “老杜这个人一辈子都是个热心肠,人也诚实、可靠,平时自己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吕婆婆告诉记者,这些年,还钱这件事成为杜爹爹的心结,她经常半夜睡醒听见杜爹爹在叹气,“我懂他,这就是他这么多年没有完成的一个心愿,希望你们能帮助他。”

      吕婆婆告诉记者,杜爹爹平时生活十分节俭,不抽烟,不喝酒,把省吃俭用的钱攒下来回馈社会,前几年还多次捐款给偏远山区的孩子们念书。这几年,杜爹爹也念叨过要去南京找恩人,但是腿脚出现问题,走路不方便,加上年岁已高,亲自前往南京就成为不太可能实现的目标。

      杜爹爹表示,由于恩人当年没有留下姓名和联系方式,尽管可能找不到那位南京恩人,但是希望通过极目新闻把自己攒下的2万元钱捐献给南京市福利机构,让这笔钱发挥更大的作用,也算是兑现他当初许下的诺言。

      将积攒的2万元捐给南京市社会儿童福利院

      受杜爹爹委托,9月19日,极目新闻记者联系上南京市社会儿童福利院,表明了杜爹爹的心愿。当日下午,在极目新闻记者的陪同下,杜爹爹和吕婆婆来到离家不远的中国邮政储蓄银行网点办理转账手续。

      “我终于做到了,了却了一桩心事,谢谢你们!”在银行柜台前签完名字后,杜爹爹突然有些哽咽,却又如释重负。

      南京市社会儿童福利院方面表示,十分感谢杜爹爹的善举,杜爹爹的捐款将用于救助福利院的孩子们,使用过程会公开透明,请杜爹爹放心。

      采访中,杜爹爹向记者表示,如果当年的那位恩人或者恩人的子女看到报道,希望他们能与自己联系,自己想就当年的恩情当面向他们一家表达感谢。

      人无信而不立,小信成则大信立。60年前的借款现在终于算“还”上了,对于杜爹爹来说,终于可以睡上一个好觉了。

      杜爹爹表示,他人的恩情他会一直记在心中,“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别人帮助过我,我也要回馈社会。”(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记者 林楚晗 张杰妮 摄影: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记者 邹斌)

    湖北省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技术支持:荆楚网

    投稿邮箱: hbwmwxxbs@vip.163.com

    欧美最猛性XXXXX潮喷小说
  • <td id="0igkg"></td><menu id="0igkg"><table id="0igkg"></table></menu>
  • <xmp id="0igkg"><table id="0igkg"></table>
  • <bdo id="0igkg"></bdo>